手机版   |   最新资讯
您的当前位置:长治新闻网 > 科技知识 > 正文

山西信托违约二三事 批量失守地产项目背后的隐情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9-19 手机版

查话费清单,公共财政,作文难忘的第一次

来源:大话固收

上篇《信托公司受骗盘点》中,无论过程如何,都可以概括为,骗子公司先把坑挖好,再搭个桥填点表层土,装作是康庄大道。信托公司不明就里大步一迈,咔嚓一声,桥断了掉坑里。

不说情有可原吧,确实有点儿背的成分在里面。

然而,今天要说的这家信托公司,违约的问题就不能用运气简单盖过,即使树一个“此路有坑”的牌子,它还是大喇喇走过去。

这家信托公司,全称为: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。

再融资还是在接盘?

山西信托近年来违约的项目,包括但不限于:

信实55号、信达3号、信实58号

信远36号、信实53号

信实59号、信实20号、信实15号、信实33号……

部分项目暂时无法确定是否为主动管理产品,我们不在此列出。

违约项目中,信实55号融资方为万家隆公司;信达3号融资方为广生堂医药批发有限公司;信实58号融资方山西通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;看名字是八竿子打不着,但这三家公司实际上属于关联公司,实控人为全亚林夫妇;风控措施也基本一致:商业现房抵押+实控人连带担保。

从时间来看,“信实55号”发行最早,于2015年11月开始发行,期限为18/24月;紧接着是信实58号,2015年12月发行;最后是“信达3号”,发行时间为2016年9月。三个项目总规模3.5亿,其中,信达3号规模2.2亿。

为什么要强调时间?

实际上在发行最早的信达55号成立之前,全亚林就因为华澳信托发行的另外两个信托项目未能兑付,双方打官司。我们做了个时间轴:

信托项目的发行之前,要经过立项、尽调、审核等程序,一般要一个月左右;全亚林9月还在因为3亿还不上钱和华澳信托打官司,11月山西信托就给他发了项目,这种拿着集合信托资金雪中送炭,勇当接盘侠的行为,实在让人费解。

再说回融资人本身。为什么这些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会是同一个人?

根据网易财经的报道:

全亚林在运城广泛涉足医药、会所、地产等多个行业,拥有运城最大药品连锁销售企业广生堂药房、号称山西最豪华洗浴会所的八号公馆等资产。但其旗下企业的实际盈利能力成谜;用来作为融资抵押物的部分资产估值存疑。

报道中还提到,全亚林在运城的资本运作,玩的是“低吸高贷”的游戏:一边以低息向当地富人借钱、通过各种信托融资,一边把借来的钱以高息放贷,赚取中间利差。通过多个信托产品融资,按照相关信托计划的承诺收益率及中间费用,全亚林的融资成本通常不会超过15%;但另一方面,全亚林曾一次性向运城某多元化业务企业集团放贷9000万元,月息4分,年利率高达48%。

说白了,全亚林通过包装旗下资产,向信托公司融资;再以数倍利息把这些钱放出去。这个模式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难以持久(什么行业撑得起48%的利息?);而且已经遭遇了危机,资金链断裂过。这个坑有了华澳信托的前车之鉴已经明晃晃的了,但山西信托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。

全亚林在2018年11月被太原中院公示为“老赖”。

批量违约的地产项目

另外几个违约项目以地产为主,其中“信远36号、信实53号”为同一融资方,我们就以这两个项目为例,看看这些地产项目为何批量失手。

信远36号、信实53号融资方均为山西沃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(下称“山西沃德”),原名称为“山西开拓金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”,2010年变更为公司现在名称,注册资本5008万,在地产行业属于名副其实的“小微企业”;根据尽调资料显示,截至2017年2月,山西沃德资产合计为8.72亿元,其中包括4.74亿元应收账款,长期借款为1.8亿元,净利润仅为506.48万元。

一个地产公司净利润500万是什么概念?就差用喇叭大喊“我们穷得叮当响了”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0355tuan.com/kejizhishi/1133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长治新闻网 - 山西长治,长治网,长治咨询,长治新闻,长治人生活在线 http://www.0355tuan.com

Copyright © 2018 长治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

Top